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定制品

*给丹嘉群上交的党费。我是真的特别喜欢这首歌(。)
*虽然每次写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写啥玩意。
*丹嘉皆ooc甚至恋爱脑,就…慎入。

0.
“丹尼尔。”
“…嘉德罗斯?”
“来做选择吧。未来和过去,你想要哪个?”

1.
这是一片空白而寂静的世界。
丹尼尔看着眼前那张宽敞木桌,视线上移到坐在桌面的金色少年身上。后者双手分别向两边撑住桌缘,翘着腿,鎏金色的眼底里全是不可一世的张狂。
简直像个任性的小皇帝,丹尼尔没来由的这么想。不过眼前这位可不像皇帝那么简单,少年明显是货真价实的「神」。
“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对峙之上是蠢货才干的事,”而此刻新任的神大人正不耐烦开口:“让我们进入正题。”
他以命令式吐出商议语句,落在丹尼尔耳里又像是王的那点骄傲了。他暗地好奇着自己内心里对这画面不感违和的平静,就仿佛神本该如此桀骜不驯,而自己早也习惯了他一样。
但这不可能。
……或许不可能。
没有在意丹尼尔的那点出神,神大人晃了晃因高坐而悬空的双腿。这动作配上他的外表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使他多了几分孩子气,然而他脸上却还维持着不变的冷淡漠然,抬指在眼前的虚空点动数下像是在核对什么——回过神的丹尼尔发誓自己没错过对方在翻看间那一瞬即逝的嫌恶。
“你的所有器官,我都可以成双的配给你。”姿态年少的神似乎完全不打算做些表面工作,直白以照着剧本念的语调慢吞吞开口,旋即又抬眸瞥向被提问者:“你觉得如何?”
丹尼尔沉默片刻。
与其说他觉得怎么样,不如说对方清晰写着「你敢同意这么没品的选项就死定了」的眼刀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白发青年这么想着,无奈挑起唇角,笑容间落入些自己也没发现的宠溺。
“我要一份就够了,”丹尼尔温和的回答:“我只需要注视一个人,也只与他接吻。”
“心里也只用装下他。”

2.
他清晰记得自己有个恋人。
个子小小的、性格任性又霸道,闹起来谁也压不住,几乎是个公认的麻烦鬼。
丹尼尔还记得对方落在自己唇上青涩的初吻、硬拉着自己闯入夏日艳阳里午睡的炙热,乃至他卸下全部防备后主动坐在自己身上,命令着付出的模样。
但他想不起恋人的长相与声音。
即使这一切在他的脑海里都犹如镜花水月般温柔而虚幻,可他到底是执拗抓着那丁点记忆不放。
丹尼尔从回忆里抽身,看向前方。在他视线的尽头,眼下印着星星的神明正沉默垂眸看着面前某点,似是走神。
喔,对了,他的恋人似乎也在身体的哪里有着与他相同的星星标记。丹尼尔耐心等待着对方结束思绪,一边漫不经意的想到。

3.
“——心脏真的不需要两个吗。”过了片刻,神大人仿是拢回神游意识,倏然出言声线平稳的继续提问。他收回撑桌的手改为抱肘姿势,指尖规律轻叩着肤表:“是很重要的器官吧。”
回答他的是青年温柔而坚定的声音。
“拥抱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两份的心跳。”丹尼尔
按住心口,笑着给出理由:“这可比任何都重要。”
下瞬他看到神大人皱起眉,压下嗓子飞快嘀咕了两字什么。
“渣渣。”

丹尼尔跟着略略蹙眉。年轻的神发音太快又太轻,实在难以捕捉,绕是他也只听到半截尾音。然而这完全无法派上辨识用途的含糊嗓音在他听来却不知怎的十分熟悉,使得青年陡楞后不由追问。
“……你说什么?”
金色的神明这时却恢复了方才面无表情的模样,敷衍甩出一句“没什么”,——可有眼睛的人分明都能看出他绝对有什么。
拿显然不打算再提这话题的神明没办法,丹尼尔左思右想半晌,到底是只能认命长叹。

4.
这回沉默意外的持续了很久,不过丹尼尔是耐心很好的类型,甚至于相当享受这等待过程。
他近乎好奇而放肆的打量着桌上的神明——这其实并不太符合他的人设,但白发青年尚未自觉。一直盯着虚空思考着什么的神明察觉到直白视线,便抬眼朝着丹尼尔的方向甩过一个眼神。
是不耐烦了,还有点…害羞?
近乎是接收到眼神的瞬间青年脑海便出现清晰翻译,顾不得诧异自己似乎对其有着非常透彻的了解,他看着金发神明重又低下头,抬手却扯动着颈间的围巾盖过鼻尖。

“眼泪要甜的还是咸…啧,这什么白痴问题。”
好像是绷不住严肃神色,神明表出相当直接的厌恶表情,在丹尼尔的视角他只看到对方咬着唇角,虎齿稍微露了个尖,他的指尖飞快划出半空好几道痕迹又点了点,随后颇有快意吐气。
到了这地步还未反应过来对方做了什么的智商就不是丹尼尔的智商,白发青年笑着摇摇头,倒不是很介意自己的选择被替代着做出。
“那么,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吗?”好一会才止住笑,丹尼尔坦然受着对方斥满莫名的视线,以好久没有过的全然放松心态轻快提问。
神明敷衍点头,动指为他在这片看不见尽头的世界里开了一扇离开的门。
丹尼尔识趣看出了对方溢于言表的驱逐意味,他走到门边握住把手,正要推门而出时却是想起了什么,他蓦然回头,将还坐在桌上挑起眉的神明重新收入眼底。
“麻烦了您这么久真是抱歉,”彻底退回人类而重获自由的前任裁判站在门侧疑惑开口,述出他唯一的问题:“最后还有一件事。”
“我曾在哪里见过您吗?”

5.
嘉德罗斯仍坐在那张宽大而空荡的桌子上。
丹尼尔离开后,这片空间再次陷入了寂静,甚至除了新任的神再没有其他生机。
嘉德罗斯从桌上跃下。
说不得有心,不过那桌子确实与丹尼尔曾经最常使用的办公桌完全相同,现在却只能被正主归拢在记忆里,和其他零碎的过去一起被规则抹削。
多么可笑。纵然战胜「神」取而代之也仍有无力无为之事。
能使他一再不像自己的裁判不会选择以遗忘为代价的新生,但嘉德罗斯亦不会允许让丹尼尔留在过去,再逐渐成为逝去神
明的陪葬品——他的人,弄丢也没有给别人的道理。

6.
“我曾在哪里见过您吗?”
“你觉得呢。”

END.
*即将成神的嘉or不再是神使的丹,在进行让丹尼恢复成人的对话.

评论(1)
热度(20)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