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月光透过未被遮掩的窗玻璃印入室内,照亮卧室内空间,也暴露出入侵者的身份。
    Giotto有些心累。
    ——就算是夜袭也麻烦伪装一下再进门,这月不黑没有风,还大咧咧穿着白天的常服就直闯彭格列总部。是嫌自己的长相不够有标志性,还是怕戴蒙眼瞎认不出来?
    心底不断刷新对人的无声控诉,如果可以,Giotto现在很想抬手捂一下脸。
    可惜他不能。年轻的彭格列首领此刻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是不是真的如同鱼肉一样柔弱无害暂且不论,但他确确实实正受制于人。毕竟,超直感无法应对没有杀意的气息。
    更何况,这个人在他潜意识里,属于再熟悉不过,绝对不会对其有所防备的范围。
    这致使他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的那个瞬间,见到的便是几日前刚和他表达了隐退意向的西蒙首领正老神在在的坐在他腰上,向前微微倾身,摁住他的双手加之固定的场景。
    Giotto沉默片刻。
    “…科扎特?”他不报挣脱希望地拧了拧手腕,带着被自己那点暧昧心思衬托出来的忐忑与期待,看向身上那位至交好友。
    “嗯?”被注视的人却仿佛对这道视线中的深意毫无知觉,科扎特仅是下意识地哼出一声鼻音作为回答。他含糊应着,接着似乎有所苦恼的抬颌,视线绕Giotto打量了一圈,随后突然松手改捧起好友的脸颊。
    温热掌心贴着脸颊上移,穿插进蓬松金发之间,科扎特垂下头,轻柔浅吻便在Giotto的眉心安家,接着他稍顿片刻,又下移亲了亲金灿的眸。
    他们之间曾有过无数次亲吻。玩笑般落在手背、指尖的吻,或是礼节式印在颊上的吻,更有各执心思,却总以误会作由,蹭在唇角处的吻,每一个都让人欣欢愉悦。但这次,额面与发间的这个吻,却有史以来第一次令Giotto感到沉重。
    那仿佛一顶荆棘编就的桂冠,牢牢禁锢他的同时也给予他支撑。彭格列的首领终于无比清晰地认知到,一直伴随在自己身畔的大地即将离开的事实。
    “抱歉啦,Giotto。”他听见科扎特这么说着,盛着四芒星的眼睛里即使装满难过,也仍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清澈:“我要走了。而你...”
    ……而他怎样呢。不擅长深入思考的西蒙首领恍惚止住话题,深觉语言无法阐述这份复杂心情,索性再度低头,亲了亲沉默友人的唇角。
    时候尚早,在第二日来临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此生最后一次的道别,和此生仅有一次的缠绵。
    哪怕当黎明来临,所有真相都将与二人从未宣之于口却早已相互明晰的爱欲一起,被逝去的深夜所吞噬。

评论(6)
热度(8)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