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一面之缘」「契约情人」「对不起」

好久没摸过这对的鱼他们还是这么可爱_(:彡」∠)_
一如既往的从关键词跑题,就不在意细节了x。

——

从觥筹交错的酒会中心退出,沢田纲吉揉了揉略有胀痛的额角,干咽下口腔内残存酒气。

若说堂堂彭格列十代竟然连宴会女伴也没有,大多人第一反应大概都会将这话视作玩笑嗤之以鼻,然而事实确实如此。

原本算是固定搭档的库洛姆在开宴前十分钟托骸枭传达被敌对家族阻碍行程的消息,虽没有大碍,但准时赴会肯定来不及了,沢田纲吉索性让她好好处理,不用着急。

这时候该庆幸他人对彭格列的敬畏,即使不带女伴也没什么,只是大概会被各家名媛轮流敬酒…沢田纲吉心底悲伤泪流,面子上倒是镇定自若的理了理领结。

接着他就接到了自己曾经的家庭教师的一通电话。

不得不说,Reborn偶尔还是非常可靠的。挂断通话,好几年没被鬼畜教师欺压的首领显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以至于连超直感隐隐反馈的异常也未多放在心上,脚步轻快的走进会场内。

直到小半个夜晚过去,已经被灌完一轮的沢田纲吉还没见到自己的女伴,这才后知后觉想到被恩师戏弄的可能。他一面犹豫想着对方总不至于拿正事戏弄,却彻底低估了对方恶趣味发作时的等级。

正在可怜的首领抓紧难得空暇神游时,会场内隐约泛起了一场骚动,等到他回过神时,源头已经站到面前。

沢田纲吉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岚守,早已成熟下来的狱寺隼人满怀敬意唤了他一声,眉眼间俱是柔和笑意。

“十代目,”他说:“受Reborn先生所托,我把人送来了。”

沢田纲吉只当他说女伴,暗里对这迟到的帮助哭笑不得,却也点头表达谢意。

时过境迁,同伴们相处的方式依旧未有变化。

他尝试往岚守身后看,有点好奇Reborn为他找来的女伴是怎样的人,却在此刻听到狱寺隼人即使压低嗓音也不掩兴奋的话语。

“要不是听Reborn先生说,我竟是没发现十代目有一位如此美丽的情人,不愧是十代目!”

沢田纲吉差点当场失态。还没来得及追问自家岚守在说什么,却见狱寺身后原本被遮得严实的人影突然向外扑倒。

这下可不是追问的时候了,沢田纲吉下意识上前一步接住对方,正要关切询问一句时,却发觉怀里的人整个颤抖起来。

“……”如果不是他相信恩师的人品,沢田纲吉就该怀疑对方是不是被绑架了。可惜的是,这份尚能苦中作乐的理智在他与怀里人对上视线的瞬间,被天雷劈到飞灰湮灭。

那厢狱寺还在用了然的目光看着他两,飞快说完道别话语便要离开,沢田纲吉木着脸,内心只有几句话被加粗放大,循环着刷屏。

隼人你醒醒!你真的认不出来这位被说成是我情人的“女子”是我们同盟家族的首领吗!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会被Reborn的谎话骗到啊!

——没错,他好奇已久的、恩师为他准备的女伴,是被强制套上繁杂礼服的,他的至交好友、也是他无人知晓的爱慕对象。

年少的惺惺相惜如何发展成这等地步,细细追究来即使是沢田纲吉自己也说不太清,只是发现时,这份心情已在心底酿作了甘醇微苦的清红酒液。

事到如今,古里炎真依旧是沢田纲吉最特殊不过的『荣耀』。

而此刻,他的荣耀不自在的咳嗽一声,自觉推了推沢田纲吉,站直身体。

西蒙的十代首领或许是因为年幼时摄取营养不足,近年来与好友的身高差距早已越发明显,眼下却几乎与纲吉平齐。沢田纲吉视线向下一瞥,目测至少有五厘米的高跟正踩在炎真脚下。显然,刚刚害古里炎真差点摔倒的不仅仅是狱寺的话。

“纲君…。”古里炎真不自在的扯了扯繁杂蕾丝中的衣角,望过来的视线安静且内疚,明明白白写满了『我努力过可我失败了』的讯息。

又不是你的错。沢田纲吉几乎想叹气,他伸手理了理好友变长后蜿蜒垂下的红发,替人将凌乱几缕别到耳后。两位首领对视片刻,竟像是久远时光里,被爆炸波及坐在满天飞扬的零分试卷中一样,于分外尴尬的场合下异口同声的“噗嗤”笑出声。

“Reborn那家伙也太过分了。”沢田纲吉抱怨:“还是我送你回休息室把衣服换回来……”

“——没关系。”古里炎真难得打断了好友的话,他停顿一会,语调缓慢却清晰的道:“…我有荣幸,请纲君度过这个夜晚吗?”

“…………唉?”

沢田纲吉眨眨眼睛,又眨了眨,耳尖腾地蹿起一抹薄红。维持面上的沉着稳重已经是他的极限,一时竟然没来得及给予对方回答。

十年来,古里炎真也并不是毫无成长,至少他完全从阴沉怯懦的少年形象里走了出来。但现在,他依旧像是鼓起一生仅此一次的勇气那般,目光游移着,渐渐落到纲吉眸中。

“纲君,”他开口道:“……擅自特别喜欢你,对不起。”

评论(9)
热度(13)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