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花吐

一直想写的花吐病……克莱尔小天使苏死我!!虐虐更健康啊哈哈哈哈.

————————

喉口抽搐痉挛不断泛起酸涩痛感,然而即使这样也阻止不了异物呕出.躯体无力跪倒同时不慎带翻桌椅,不顾四处障碍磕痛四肢狼狈伏在狼藉中心.紫色花朵混杂在胃酸中一点也没有浪漫感,只让人越发厌弃恶心.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什么,全部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理解.然而唯一莫名坚信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无所知的自己,才能继续陪伴发小.
已经吐不出任何东西,口腔弥漫胆汁苦涩与浓郁花香混杂反而越发令人作呕,源源不断的花朵却依然不断从身体深处溢出.会死吗?内脏也好血液也好像全部都化作花朵一样.会就这样消失吗?不可以吧,那样的话……西碳会哭的.

等到彻底清醒已是半夜,清冷月光透过玻璃撒在堆叠起来的紫色花朵上.克莱尔撑着昏沉脑袋坐起,环视圈狼藉一片的房间,有些头疼的握拳用力敲敲脑袋,沮丧揉着发丝轻喃:“糟糕,被西碳看到他又要生气了…”他认命从花堆中爬起来,还好今天是每个月的家教日,西碳照例会在阿鲁巴君那边过夜.思及此少年不由轻松撑个懒腰俯身扶起桌椅.“还有时间,不过还是快点收拾吧!”揉了揉仍残存火辣感的胃部,克莱尔侧眸看向窗外,顿了顿对玻璃上反折出的虚晃倒影露出单纯明快的笑容:“…还有时间啊,太好了.”

评论
热度(1)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