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你暗恋过谁吗,在什么时候?]


黑发的少年试图发出不屑意味的耻笑,却被突然扑过来的青年不轻的体重压做了一声闷哼。后者丝毫不觉灾难来临,亲昵搂着少年的肩膀泛着傻气却甜蜜的微笑:“恭弥不需要暗恋,我可是一直在等他回头哦。”

少年动作顿了顿,悄然收起已摆好进攻架势的浮萍拐,侧过脑袋不言不语。


“说到暗恋的话……似乎不知不觉就在一起了呢。”棒球少年苦恼的挠了挠后脑勺,咧开一个阳光的笑容回答,却惨遭身边银灰发系的同龄人一记狠狠的拳击:“好痛!…隼人你干嘛啊?”

“说你棒球笨蛋你还真没脑子啊!”另一位少年啐了一口恶狠狠的瞪着棒球少年,似乎还很意犹未尽的捏了捏拳头。

“哈……啊哈哈,莫非说隼人一直在暗恋我——哇啊我什么都没说!”少年赶紧举起手做投降模样,拉过遥远一侧完全状况外的,未来的十代首领一起竭力劝阻他害羞的恋人点燃炸弹,同时牵扯来另一个更加不爽的家伙。


即使背景是一片混乱,爆炸刀光火柱依次登场,金发的彩虹之子依旧牵着自己海蓝发同是彩虹之子的恋人镇静回答问题:“我都是堂堂正正追求拉尔,可乐!”

“没有,”拉尔.米尔奇挑了挑眉紧接着可乐尼洛回答:“这家伙没给我体验暗恋的机会就告白。”


第一杀手握住变形龙变幻后的身躯冷静的朝天空放一枪,熟练上膛对准自家废柴学生。后者条件反射将惊呼压在嗓子里恐惧的抖了抖,只得戴好手套掏出死气丸一闭眼便咽了下去。

满意的拿枪口顶了顶帽子,里包恩继续望向了下一个回答者。


古里炎真局促不安的坐在他的位置上,身边是纲吉离开后留下的空位,另一边则是闭目养神的彭格列云守。显而易见的,纲吉暂时的离开让他十分紧张。

“暗、暗恋吗……”少年艰难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即使他的口腔里干燥的什么水分都没有。红发少年的双颊逐渐染上了与他的发色相近的绯色,尴尬又似害羞的垂下眼睑低着头,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喂,蠢纲,到你了。”

沢田纲吉被火炎染成金红的眼眸瞥了眼家庭教师,看上去十分遗憾的放下了手里不成人形的凤梨脑袋,而山本狱寺早早就服帖的坐回原位。

未来的首领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权当回答了问题。被制止的雾守冷嘲轻嗤一声,兀自翩然离开,留下被附体的库洛姆虚弱倒下。

“啊啊库洛姆……!”早一步熄灭火炎的沢田纲吉手忙脚乱接住了库洛姆,小心安置在座位上。

红发少年的目光担忧凝视着库洛姆,许久后转开视线便落入一对了然的褐瞳中。

少年的脸色更红了。


将一切收入眼底的杀手翻了翻手里的纸张,不动声色的开始下一个问题。


评论
热度(1)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