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迷途

  瑟兰迪尔冷静的环视了一圈这片陌生的森林,或许心底掩藏着些许自己都未曾意识到的跃跃欲试的好奇——幻境?梦?总之哪种都很值得探究——但很快作为精灵与生俱来与树木沟通的能力便让他倾听到绿叶摩挲间的所有低语,森林是不会说谎的。于是他知道了这里不是梦也并非幻境,而是绿叶森林——未来的巨绿森林,属于新王莱戈拉斯的领土。多么酷!一场时空旅行。


但是他不喜欢这个名字。瑟兰迪尔有些忿忿抿紧唇,这片森林原本的名字更合他心意,那是他的ADA带领下的森林。——不过莱戈拉斯这个名字不错,等ADA允许他亲自养坐骑后就送给他的坐骑这个名字好了。瑟兰迪尔毫无剽窃了他精姓名的内疚感的想到。


风缱绻卷起瑟兰迪尔柔软的发丝,有一股甚至飘过了他眼前。那灿烂的发色让他恍惚看到了那拥有同样发色的王——实际上瑟兰迪尔正是自他那得到的这份美丽。


回忆到似乎无所不能的欧瑞费尔王,他亲爱的ADA后,瑟兰迪尔终于再度记起了他的第一步该是弄清楚他到底是被弄到哪个年代跨越了多少年要怎么才能回家——瑟兰迪尔懊恼的捏紧拳头敲了敲头,现在可不是悠闲的去计较这片森林名字的时候。


他匆匆跑出几步,背后却突兀传来一句问话。


“金色发……我猜你是个和我ADA拥有同样血统的精灵,小家伙。”


瑟兰迪尔几乎惊愕的转头,同时下意识抽出背后箭筒一只利箭张弓指向前方。

感谢欧瑞费尔王从未放松过对他儿子战斗意识的培养。


此刻显然不是可以胡思乱想的时候,即使面前的金发精灵看上去并无恶意,甚至在他转身后有一阵不该面对敌人露出的怔忡。然而他确实拿着攻击的弓箭。


金发精灵很快便回过神,看上去十足无奈的耸耸肩,片刻犹豫后将手里武器背在背后——那一刻瑟兰迪尔差点松开了拉紧的弓弦,你以为这样他就看不见了吗根本没遮住都露出来了啊愚蠢的精灵!


“…嘿,我想这并不重要。”金发精灵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一般露出尴尬笑意,像极了转移话题般匆匆问到:“可以告诉我你进入绿叶森林的目的吗,孩子。”


——这明明很重要。


瑟兰迪尔老气横秋的挑眉以掩饰差点脱口而出的心里话,这个动作在他还带着稚嫩的脸庞上看起来格外有趣。森林自从这个精灵出现后就默敛不语,所以他也无从得知他身份。微微垂下箭头却始终未放下武器,他无不骄傲的扬起下颌,高傲报出名讳:“瑟兰迪尔。”


——然后下一刻他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飞箭。


几乎是出于对生存渴望的本能,瑟兰迪尔急急往一边扑倒并在地上滚了一圈,然而急速的箭还是挂碎了他的衣物,同时受伤的还有他的手臂。


然后瑟兰迪尔毫不犹豫就着仰躺的姿势对精灵瞄准射出一箭,却被对方毫不费力的躲开。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对战。很快瑟兰迪尔便被精灵紧咽喉按在地上,尚未长开的纤细躯体在后者手下因窒息而颤抖着。


“你是谁。”奇怪的是施暴者看起来比被制服的小精灵更加痛苦,精灵抵在瑟兰迪尔下颚上的箭不断颤抖,刻出道道猩红的伤痕。他蔚蓝的眼底甚至泛起一层朦胧滟潋的水色,随之划过脸庞,留下透明泪痕。


“my lord瑟兰迪尔早已前往曼督斯殿堂!你是谁!”他自己全然没察觉落泪这回事,依然满眼怒火瞪着瑟兰迪尔。


——my lord?瑟兰迪尔?曼督斯?


捕捉到三个关键词的瑟兰迪尔很想顺应表达一下自己的惊疑,但面前的敌人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瑟兰迪尔同样以燃烧着愤怒的蓝眸回视这个精灵,变了调的话语从被扼紧的喉口艰难挤出却丝毫掩饰不住其间高傲:“我…瑟兰迪尔,是……欧瑞费尔之子!”


——————


翻备忘录却吃到了自己写的瑟莱,我果然还是好喜欢这个设定prprpr.……然而没有动力补完,跪


评论
热度(1)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