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快新

工藤新一在缥缈的呼唤中醒来,它陌生的称呼着姓,却隐约透着甜蜜的笑意,是略带黏腻的少年嗓音,而他对它并不陌生.但这不可能,他闭着眼想,因为…

“工藤.”

拥有这个嗓音的人——

“工藤.”

烦死了,工藤新一骤然掀开眼睑,转动着湛蓝的眼珠将恶狠狠的视线精准投向了声源,却戛然而止在那抹白色之上.

名侦探的脸色瞬间变作与那相似的惨白,一边毫不犹豫的重新阖上眼,只有思绪依照惯性持续.

……那个人已经死了.

——————————

死亡是相对于生命体存在(存活)的生命现象,意指维持一个生物存活的所有生物学功能的永久终止.

轻点着书页中的字句,被誉为“平成福尔摩斯”的大侦探此刻眉头深蹙,耳畔是某个人深情的呼唤,工藤新一对此毫不关心,当然也不明白实际上这声呼唤中的情感足以使多少性情中的少年少女们春心萌动.

“工藤——”

距离发现它已经过了好几日,也并不是没有任何进展,至少知道了能看到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工藤烦躁捏着书页翻过一页,唇角撇出冰冷弧线,名侦探此刻的心情并不能算作好.毕竟换谁被不停喊了好几天,连睡觉也不见停,就算那个声音再好听再温柔也是会生气的.

伴随心中所想,工藤新一抬手下意识重重抹过眼袋,不用照镜子也清楚那里一片淤青,十足的憔悴.

……况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东西的语气比起最初,似乎微妙的、多了不少变化.

“…工藤?”

看吧,尾音微微挑起,标准的疑惑口吻.

工藤新一抿紧唇,目光严肃而充斥探究,毫不避讳的落在对坐的怪盗面上,后者偏偏头,奉上面具般的不变笑意,附赠一声与之违和的缠绵轻唤.

固然,这家伙的出现十分的不合常理,甚至充满谜团.但是,刨根问底——也是侦探的天性.

————————

工藤新一过去的十八个年岁,一直都是十分坚定的唯物主义,直到他的好友在他面前徒手报废了一张报纸.

不借助任何工具、也未达到燃点的情况下,那张报纸甚至没经过燃烧的过程,突然就在服部手中化作灰烬.

“……所以、这是因为某种未知的细菌不慎遗失导致扩散,而引发的……进化?”工藤新一神色略显恍惚,重复了关西同行慷慨分享给他的情报.

“你呢?”服部点点头算是肯定了他的疑问句,这位侦探向来是个好看懂的人,这次也并不例外.毫不掩饰期待的,直勾勾的朝这边看了过来:“透视眼?瞬间移动?还是别的什么能力?”

“…不,”工藤停顿一瞬,视线不着痕迹越过服部肩头投向倚桌而站的某位怪盗——后者显然一直注视着他,并在目光对上后挽唇微笑隨後出聲——然后继续将话头接下:“我并没有什么变化——我想,我很正常.”

评论
热度(1)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