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初地空/2751,十世组带着戒灵(..)giotto穿越百年前simon隐退后的圣地,除去十世其他人都看不见gio,这样奇怪的梗.

——

少年们羞红脸颊不敢面对彼此,手掌却紧紧相扣,如此走出一段距离后,纲吉蓦然回首,发现一直跟在两人身边的初代不知何时竟不见了踪影。惊慌失措的他们匆匆掉头,往来路奔跑,做工优良的地毯吸收去了大半脚步声,从而使得那位伟大的过去的首领并未察觉到少年们的靠近。

或者说,是他面前的青年吸引去了giotto所有的注意力,这个直觉精准到非人地步的家伙才如此失态的连他人靠近都不得知。

在悄然屹立的giotto面前,数量繁多的信纸信封铺满桌面,而cozatto则是伏在那之中,安静地弯起唇角,沉沉睡去。

每一份信封、每一张信纸开头都以极其复杂的笔画勾勒出花蔓般的痕迹,组成短短的一句话。

“至 cozatto”

躲在一旁的沙发之后的纲吉忽然想看看giotto。他迟疑的抬起脑袋,发现金发青年依旧站在离挚友一步之遥外,尽失往日色彩,无悲无喜,眼神如同干涸的深井般毫无波澜。

年轻的未来首领猛地低头,吓了身边的炎真一跳。后者错愕睁大双眼,犹犹豫豫的伸手触摸伴侣肩膀,却更为他满面泪痕惊慌不已。

纲吉哽咽着发不出更多声音,他只是摇着头,努力的攥紧了炎真的手。同样年轻的首领为此吃痛蹙眉,一会的迟疑后他凑近了纲吉,笨拙地吻去那些泪迹,然后额首相抵。

并未看到沙发后两个孩子青涩的取暖行为,giotto缓缓展臂扬开斗篷,倾身连同熟睡的cozatto一同覆住,仿佛这样便能阻止初冬的凉意继续侵蚀青年,又仿佛自己还活着那样,静静拥抱着。


评论
热度(9)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