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雨夜

  大雨滂沱。

  宇智波泉奈赶在这样一个天气恶劣的雨夜里出了门。他现在很饿,半夜爬起来吃光了斑的存粮还是不够;他的胃很撑,但身体中某个角落依旧叫嚣着不肯满足。最后泉奈终于宣布认输,他套上族服举着伞离开家,凭着那点莫名的预感匆促走过两条长街后拐弯,再经过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停在千手家门口。

  长发的宇智波在踏进屋檐下时对目的地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即使他认为自己是该觉得震惊的。千手家大门虚掩着,显然不具备阻碍入侵者的能力,泉奈收起伞轻而易举的推开门、跨过它。他站在玄关,打量了一会这栋黑漆漆又安静,好像没有任何人的房子。

  反手带上门随意将伞扔在地上,泉奈解开鞋袢脱下在大雨中湿透的忍鞋,赤着脚踩上一尘不染的木板地。冰凉浸染脚掌肌肤,不近人情的冷意让泉奈想起了那一年透入他腰侧的锋刃,一如这般冰冷;他又想起那对绯红的凤眸中,分明是暖色,面对宇智波——尤其是泉奈时,那份刺骨冷意只有在沾染上情欲后才会稍有缓和。

  最好再浸入血色,渗点水光。恶意想着,陷入自己脑海中画面的宇智波稍微感到了些如同进食一般的满足。但这些还不够,被折磨了大半宿的泉奈不由舔了舔犬齿,正想对想象进一步加以描绘时,他自战场上锻炼出的直觉突然报警,迫使泉奈顿住步伐。与此同时,一枚苦无刺破空气、狠狠扎进他本该落脚的木板中。将视线从刃具上移开,顺着暗器来时的轨路望去,泉奈所想中的主角不知何时出现在一间房门前,正冷脸抱着手臂回望过来。

  “宇智波泉奈。”音节间隐隐有着加重的痕迹,泉奈看着千手扉间不耐烦的皱起眉警告他:“出去,只要你不想另一边腰上也多道疤。”

  他当然看的出来千手扉间压抑后的怒火,也明白对方根本不在乎他到底为什么而来。该说千手扉间是傲慢吗?当然了,千手扉间狡猾卑鄙冷酷无情,也不缺傲慢。

  混账千手,泉奈在心底这样甜蜜的叫着,恨不得用世界上所有的贬义词来形容对方。他本不该如此痛恨千手扉间,即使对方曾捅过他一刀,他也不该怀抱着深刻到想将那个白毛生吞活剥的恨意。这个形容词用的太过巧妙,泉奈都认为自己听到了蠢蠢欲动的腹鸣声,而那来源于他自己。为了忍住这冲动他只好用齿尖叼住嘴角的唇肉慢慢噬咬,血腥味使他感到自己冷静下来的同时也让他再度坠入了饥饿的地狱。

  “我不走,”泉奈咧着嘴笑起来,嗓子莫名破败,沙哑的像是生吞过沙砾:“你要杀了我吗?——你不会。”

  在泉奈看不到的角度,他的笑容微妙地扭曲,写轮眼开到万花筒,唇边斑驳染着血色,活似个索命的厉鬼。宇智波自问自答着,视线牢牢抓着扉间,自认和蔼的又笑了笑。千手扉间当然不敢杀他,泉奈对此有足够的信心。毕竟两族争了这么多年难得有个修生养息的时间,这个村子是斑和柱间、也是扉间的心血。而他,宇智波泉奈,要是结盟刚开始就在千手的地盘出了事,那些本就不甘心休战的长老们一定会抓着此事不放。

  泉奈满足又自得的勾了勾被咬到血肉模糊的嘴角。他开着万花筒以至于扉间根本没法直视他的眼睛,所以白发的青年只能忍下十足的莫名其妙与厌恶撇开头。但他的情绪在另一个人眼中显得太过明显,泉奈想自己以前为什么会认为千手扉间难懂呢?他明明是这么直白,好像把每一寸心思都剖开袒露在阳光下。但泉奈又知道,这并不是千手扉间自愿的。

  那是因为自己了解他。泉奈再次尝到了好像有蜂蜜淌过唇齿舌苔、沿着食道一路灌满全身的欣悦。世界上没有人比宇智波泉奈更了解千手扉间了,为了杀死千手扉间这个黑发的宇智波研究了他十几年,以后也不会停止。但反过来呢?千手扉间一点也不了解他。前一刻有多开心这一刻就有多愤怒,泉奈呆呆站在扉间对面,满心无措,最后鼻尖一酸。这个混账千手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多么的厌恶他,看到他就心跳加速头晕目眩,杀意从脚底一路钻到头顶。

  我这么恨他,他却根本不知道。泉奈只觉得又委屈又恼火,他扯着族服宽大的袖摆擦擦眼睛,觉得对面那个白毛的存在从未如此刻般碍眼。凭什么啊,他还可以站在这里,而自己却只能泯没在肮脏黑暗的角落凭着永不磨灭的仇恨凝视他。被泪水扭曲的视野里千手扉间变成一团模糊的白色,而此刻这团白色忽然消失了,泉奈不假思索的后退了好几步,还是没有躲过飞雷神。

  于是泉奈放弃了,他知道自己被打上过飞雷神印记,这意味着他一辈子也逃不开千手扉间。泉奈有些开心又有点难过,但更多的还是粘稠着满溢出心房的仇恨。凭什么千手扉间总能这样轻而易举的抓住他呢,多么不公平。泉奈含混吐出一串模糊的音节,本抓着他大概是准备用飞雷神丢出去的千手扉间顿了顿,也许是想听清泉奈说了什么,但泉奈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青年抽条后的身高依旧比不得千手扉间,却足以趁对方不备掀翻他。泉奈死死压着扉间的双手不留给他丝毫结印的机会,两个男人就这样纠缠着跌倒在地板上。单纯比力气泉奈并不占上风,为了防止千手扉间把自己扒拉开泉奈干脆一口啃在了扉间的脖子上,任凭对方倒抽口冷气也不松口。

  血液争先恐后的从泉奈咬开的伤口里冒出来再被肇事者悉数接纳收拢入喉,腥锈液体称不上美味却勾起了他原本压抑在最深处的饿意。泉奈几近贪婪的大口吮饮,手下摁着的扉间刚有挣扎之意就被他不耐烦的掰过下颌强行对上视线,施加了一个幻术。

  和先前吃过所有食物都不同的甘甜萦绕舌尖,泉奈恋恋不舍舔着扉间颈侧的伤口,一路啃噬而下留下青紫痕迹。身体中某个角落迫切催促泉奈告诉他就是这个人,吃掉扉间他就不会再饿,然而出自泉奈的本心却不愿意就这样草率的将扉间填塞进胃袋。

  闭嘴,唇瓣从肌肤上蹭过的瞬间泉奈再度留下了一个深刻的齿痕。他冲那角落低吼,这样吃掉扉间太浪费了,只能享用一回根本不够。泉奈要的是扉间活着,要他永远逃不开宇智波泉奈这道阴影就像泉奈逃不开千手扉间。

  他们就该这样。泉奈跟着心底不知哪来的声音重复,仿佛达成共识。他们就该这样,互相厮杀至死不渝,哪怕一方殒命也不会停止。

  而这回轮到他了。泉奈想着,齿尖深深刺透扉间腰侧,毫无意外听到陷入混乱中的千手那无防备的痛哼,兴致便越发高涨。

  千手扉间将会是宇智波泉奈最棒的食物。


车祸现场。这是一个原著泉附身了平行世界里被捅了一刀却没死的泉奈奈然后去报复聚聚(。)的梗。
……虽然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写了些啥玩意。

评论(5)
热度(47)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