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オーダーメイド

*标题只是说明了灵感来源和文无关[。]
*没有逻辑没有主题我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
*一篇摸鱼,慎入。

泉奈动了动身体,放弃这场无声的对峙,他俯下身,掬了一把脚边清澈却冷冽的清泉。泉奈固执的认为这是泉水,而实际上,这片纯白的空间无边无际,汇聚着将将淹没过脚踝的水也自然找不出源头。

身着黑色族服的少年悠然的迈出几步,步伐间带出哗啦不断的水声,最后停在了白发青年面前。他弯着唇凑出算的上可爱的笑容,出手却毫不留情地扯住了青年的发丝揪着晃了晃。

“你又在搞什么花样啊,千手扉间?”

一直以来只是站立着眺望远方仿佛要找出这无尽空间的终点的青年终于分出了点注意,他抬头瞥了泉奈一眼——那个施舍般的态度让宇智波本能感到了恼火——赤色的凤眸中没有泉奈熟悉的冷然却也并不显得温暖,千手扉间只是平淡的开口。

“过去和未来,你选择谁?”

选择谁?泉奈一愣,手中粗暴的动作不免跟着顿住,他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正要毫不犹豫的脱口回答未来,然而突如其来的滞涩感堵塞了他的喉口,泉奈重复几遍发音的过程,最终只能咬牙切齿的选择了过去。

青年仿佛毫不介意自己被人揪着发丝这件事,只是拎起嘴角好似在微笑着,泉奈刚想看清那点复杂神色时,他忽然嘭地散成一堆光点,纷纷扬扬组成了并排的两块四方形的白幕。

在那之中,白幕渐渐浮现出了画面。左边是小小的、还有着年稚时特有的柔和面相,那个只存在于泉奈遥远记忆中的千手扉间正抱着手臂,微微皱起眉头,用一种对他此刻的年纪而言还过于老沉的严肃神色对着同样在画面里的柱间喋喋不休。

另一边,则是泉奈也没见过的千手扉间。他穿着战时的铠甲,除去身躯甚至脸庞上密布的细小裂痕,眼瞳也是十分怪异。黑色眼白衬出中心一抹凌厉的猩红,白发千手挺拔的身影正如同碎鞘而出、随时等待着贯穿敌人的凶器。

“——比起坚强的人,还是温柔的人更好吗?”

画面同时定格,不知是何时,身着火影服的千手出现在两边白幕之间,嘲弄地弯起了唇角。

“那么,将还会跳动的心脏,还给你如何?”

随着千手的话音落下,泉奈忽而察觉胸膛中多了一份跃动,和谐的如同一开始便是如此从未遭受过改变。

他侧过手掌,猛地拔出腰间忍包中的苦无毫无犹豫的将利刃送入左边胸口,仿佛是担心那颗心脏死的还不够彻底,泉奈拔出苦无时甚至刻意用力抵上几分。

做完这一切,泉奈挑衅的挑起眉看向扉间,却只得到对方一个不悦的冰冷表情。然而那表情消失的飞快,很快,千手扉间又面无表情的再度开口,但不知是不是错觉,泉奈隐隐听出了头疼般的叹息意味。

“最重要的眼睛,再给你一对,怎么样?”

泉奈嗤笑着摸向眼睑,记忆中塌陷下去的部位已经重新充盈起来,指尖在久违的触感上磨蹭一会,他毫不犹豫将这失而复得的眼睛挖剔而出。

如同清除垃圾般扔掉手中器官,清晰视野仿佛直接投印入脑中,丝毫不受失去眼珠的影响,泉奈甚至能看清扉间眼底晦涩不清的情绪。千手沉默了很久,在泉奈以为他不会再开口时,再次抛出了一个疑问。

“宇智波泉奈,再选一次。”

“过去和未来,选择谁?”

泉奈终于笑了起来,轻蔑的勾起唇角,摇着头一步步靠近了千手。他微微仰着头,脑海里的画面中,扉间面颊不知不觉沾满血污,只有那对红眼睛还倔强的不肯熄灭。

“想摆脱我,没门。”泉奈轻快的说着,给出了一个仿佛文不对题的回答。他身上的黑色族服在瞬间化成了苍白寿衣,眼处被三指宽的白布掩去,他抬手摸了摸扉间颊边鲜艳的伤痕,语气缱绻如同情人间的低语,说出的话却恶毒无比:“我知道你快死啦,千手扉间。”

“你这幻境做的未免太糟糕了,不怪被我看出来。你想用剩下的这点生命力让我复活来牵制哥哥么?我怎么会让你如愿呢。”泉奈勾着笑意,轻柔捧着扉间的脸,仿佛爱不释手般不停替他擦拭着污秽:“我偏要缠着你,这是你欠我的。”

“过去和未来我都不要,我只要你死也只能和我在一起,死也不得安宁。”

伴随着泉奈最后的话音落地,本就不堪重负般逐渐开始破碎的空间终于伴随一声轻响,崩溃成片片飘散的碎片。

他像个终于得到心意玩具的孩子一样,露出了满足又恶劣的笑意,抓紧了白发魂魄的手。

——

过了很久,当第四次忍者大战爆发,大蛇丸与宇智波佐助召唤各位火影的时候,对着二代目身边买一送一还笑的阴森森的宇智波泉奈陷入了花式懵逼。

评论(5)
热度(59)
  1. 微笑吧妍林间流萤 转载了此文字
  2. 艾丽丝林间流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拂晓北辰:
  3. 艾丽丝林间流萤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曼陀罗不哭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