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虽然被人突然闯进房间也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怜的西蒙首领却还是被冰守推门时的力道给吓了一跳.他搁下手中钢笔,偷偷将刚才偷懒涂鸦的纸片藏起来攥在手心,科扎特这才顾得上疑惑.他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冰守,歪歪头发出十分关切的询问.“第二天?”
“……”

扶着惨遭暴力的脑袋,红发的首领按照冰守临走前扔下的话来到大厅,一眼正看到被家族中的孩子们包围着的挚友,科扎特忍不住放缓脚步多打量那画面几眼,才挂起笑容向着Giotto的方向走去:“好久不见,你还是一样的受孩子们欢迎啊,Giotto.”
“科扎特?”光顾着低头应付孩子们的金发首领惊喜抬起脑袋:“爱黛尔说你在忙,我还以为要再等一会.”
耸了耸肩弯下腰正接住见到他便扑过来的黑发女孩儿,科扎特娴熟的逗弄了她几回,引得小孩咯咯笑着才继续转头面向好友.“本来该是这样,但我似乎是说错话,爱黛尔把我赶出来了.”他说:“不过即使没有这事,我也不会让你等很久,你知道的.”
回以好友同样温和的笑容,Giotto摸了摸怀里孩童的发梢:“我当然知道你想念我就如同我思念你,科扎特.”
“真高兴我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弯腰放开玛姬让她和其他孩子们放肆跑开,孩童清脆的笑声仿佛能传染一般.目送着孩子们离开,科扎特才重新转头看向了Giotto,却在对方无辜抬手示意着空荡荡怀抱的动作下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
“你跟玛姬一个岁数吗?”挑起眉,科扎特摇摇头,走过去半跪下给了Giotto一个拥抱.动作熟练的偏偏头在金发首领的肩窝中找到位置,舒适的蹭了蹭后窝好.
满足的收紧手臂拥紧,Giotto口中倒是毫不留情的携着笑意接过话茬:“真敢说啊科扎特,明明你也很想要来着.”
“两者又没有冲突.”暂且享受一时亲昵的西蒙首领坦率承认了好友的说法,阖起眸继续着话题.“所以?彭格列首领百忙间来找我有事吗?”
“我就不能是单纯的串门吗?”Giotto眨眨眼,拧头看向科扎特,唇角将将蹭过他的发梢.
“串门你会不带上G吗.”享受着挚友的体温以及午后的阳光,科扎特还没赖上一会声音里便带上好几分慵懒意味,并彻底放弃挪位的打算心安理得的继续抱着友人:“待会你回去他又得发飙了.”
心虚的沉默了一瞬间,Giotto自然而然的带过这个话题提起他的本来目的.
“科扎特.”Giotto含着笑意开口,被叫到名字的首领眼睛也不睁开从鼻腔里含糊哼出一声应答:“我做聘礼,你嫁吗?”
“……艾琳娜又教你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吓得一个机灵坐直,科扎特带着难以言喻的惊悚看进好友金色的眸底.
“你先回答我,嫁不嫁?”金发的首领笑眯眯瞅着他.
“………虽然我认为你的用词有些定义错误……”对Giotto从来没有抵抗力的西蒙首领今天又一次的投降认输:“好吧,嫁.”

评论(3)
热度(26)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