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私设

Giotto再一次头疼的扶住额。
堪堪变换成人形的巨龙还不能完全掌握好容貌的变化,红发少年眼底那象征着力量的四芒星图案暂且不提,清秀的半边脸颊上甚至还覆着大片不规则状的暗红龙鳞。
“Giotto,”龙担忧看着站在封印外沉默不语的契约者,发音清晰准确的吐出勇者的名字,也是至今为止他所能说的最清楚的词,“在生气?”
勇者回过神,抬步踩进封印范围,同时龙未变化完全而藏进身后的长尾也习惯的迅速绕了过来,卷上人类腰间。
拍了拍对方温顺贴伏起锋利倒刺的尾巴,Giotto哭笑不得的收回之前对他「有进步」的评价。
“我没有生气。”他温声安抚着龙,并换来了对方有些安心的神色,“只是……”
只是什么呢?对外素来温柔强大的勇者看着那对不掺杂念的清澈红眸,一时卡壳。国王陛下近日来愈发不加掩饰的欲望?国民盲目崇尚的信任?对所选道路越来越迷茫的自己?
“……只是有些没休息好。”最终Giotto还是微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少年的红发:“抱歉啊科扎特,好久没来看你了。”
回应他的是龙的一个拥抱,连翅膀也不受变化束缚的冒出来拍了拍,然后合起,紧紧裹在Giotto的身上。
——
即使有着灵魂间的契约,被命名为“西蒙·科扎特”的前恶龙还是无法离开这方寸大小的封印之地,毕竟它的原理就是由Giotto的力量流转而运作,只要Giotto不死,封印就不会解除;然而有契约存在,只要科扎特不死,他就能提Giotto分担伤害——甚至能代替Giotto承受死亡。
完全的驳论循环。
——
但他最终还是要死了。
局势向着不受控制却又足以意料的方向发展。最后,勇者被人群压制,束缚在刑架上,火舌舔舐着肌肤却无法造成伤害。但这也只是持续一时的情况,烈火持续烧灼了一天一夜,终于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灼痛的伤痕。
他不憎恨,亦不责怪。为了守护而执剑的勇者若是否定了其信念,才会沦为滥用力量的恶魔,而且……的确是他的力量,纵容了这个国家的恶意生长。
更何况早在预料到这个结局后他便有意识的开始寻找阻止献祭到最后的方法,现在,科扎特会受伤,但绝不会因Giotto而死,在封印消失后,他依旧可以自由。
所以,没什么值得怨恨的。
“如果这就是你的觉悟…别擅自为我做主张啊!”
——通过灵魂的连结,有谁的声音传达到勇者的脑海。
“不要死、Giotto,不准死。”
“就算是你自己都放弃了……”
“不要一个人就走掉啊。”
他的少年,声音里透露着从所未有过的虚弱与慌乱,Giotto觉得自己现在该先阻止对方乱来,于是他立于红莲之中恍惚的开口,比龙更加狼狈不堪的呢喃低语被炙热火焰所吞没,无踪可寻。
直到横冲直撞的龙从天坠落火场,他被从火焰中强制的救出,又从浴血的龙怀中落下,化为绣球花扎根于地,直到所有的最后,Giotto也只能从干裂的唇隙间挤出苍白的一句话语。
“……不要哭啊。”

评论
热度(7)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