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我可能喝了假的迷情剂。——By Cozatto

*HP设定真好吃啊....私设Gio/Coz是格兰芬多五年级生,G七年级。
药剂的口味设定源自某篇GGAD的文,向太太致敬【ni】

1.

    “所以……”科扎特咽了咽口水,实在没法违心的将眼前这副颜色诡异的药剂称作迷情剂,他紧紧盯着那杯谜之液体,难以确定自己的感官是否能承受住它的摧残:“我的惩罚是喝掉它?你确定?”

    回应他的是Giotto近乎灿烂的笑容,格兰芬多的级长显然为能坑到自家挚友而感到十二分的喜闻乐见:“愿赌服输,这可是蓝宝抽出睡觉时间给你熬出来的特制药。”——虽然那个小学弟才二年级,根本没学这么高深的内容,不过好歹有他们当中魔药最好的戴蒙(靛发青年再一次恶狠狠的诅咒了这群将他从和艾琳娜的约会里硬拖回来的禽兽们)在旁指导,总归不会喝死人——实在不行,他们还有准备解药呢。

    面对着自信满满的Giotto沉默半晌,科扎特干巴巴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短短十六年的人生,并沉痛反省了自己昨晚到底为什么想不开要和这帮禽兽(他不知道自己少见的和戴蒙达成了共识)玩那见鬼的真心话大冒险。

    从纳克尔手里拿过杯子凑到嘴边,红发少年视死如归的仰头咽下药剂。与糟糕的外表不同,入口液体并不像想象中刺激,而是香香的,犹如夏风般清爽的味道。

    闭着眼回味片刻,科扎特忍不住舔舔嘴角,隐隐露出了微醺后特有的神色,睁眸看向围着他的友人们:“味道不错,可以的话帮我去问问配方。”

    “不过作为一副迷情剂而言我认为它错的很彻底,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迷恋上了任何人。”他嬉笑着将手里的杯子塞进了Giotto手心,然后背过身迈出步伐潇洒的挥挥手,“我回塔楼了,Giotto你见到G记得看他有没有从霍格莫德带羽毛笔糖——他答应我的。”

    被抛下的格兰芬多级长与剩余的好友看着他的背影,面面相觑。雨月不禁压低了嗓子疑惑道:“他看起来像是喝醉了...真的没事?”他可是费尽心思熬制了解药呢,居然没派上用场,也是让人有些可惜。

    “是吧。”纳克尔看起来也有些可惜,不过Giotto推测他大概是觉得没能趁机掏出科扎特究竟喜欢哪位姑娘或者小子——这位郝奇帕奇总有些旁人看起来与他气质十分不符的八卦心。 

    金发少年屈指无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杯壁,低头嗅了嗅杯中残存的液体:奇特香气带着几分厚重感,有些类似雨后林间的泥土所散发的气息。

    的确是不错,但是却总觉得这味道很熟悉...Giotto思索片刻无果,也就将这个问题暂且抛开到脑后。他抬头看向尚在讨论的雨月与纳克尔,耸耸肩招呼过他们。

    “走吧,我们去问问蓝宝他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魔药。”

    “戴蒙说他全程看着,至少材料没有差错...”

    “嗯?”

    “反正吃不出毛病——这是原话。”

    “......”

2.

    即使找到熬制者也找出答案的Giotto在回到格兰芬多塔楼时已经时至傍晚,当他咬着最后一口面包出现在公共休息室的时候,较他稍年长的另一位红发少年正忙碌着整理从霍格莫德带回来的大包小包,其中糖果则是占了大半。

    顺手带上门,Giotto走到竹马身侧,神态自然的从对方的袋子中抽出一根羽毛糖笔塞进嘴里。甜滋滋的味道顿时在味蕾上蔓延,他嘎嘣一声嚼碎糖,换得G一个无奈的眼神。

    “我还要出去一趟,”G取出Giotto刚刚偷食的袋子交到他手里:“这个是科扎特要的糖果,你记得帮我拿给他。”

    点点头,深知对方在忙着N.E.W.T考试的Giotto并未打算询问他去哪——答案无非是图书馆,来补上今天在霍格莫德消耗的空白时间。

     和G道别后,Giotto提着糖果走上楼梯,熟门熟路的钻进寝室。他先是看了看科扎特的床——科扎特正裹着被子,闭着眼,脸颊因沉睡而染上了浅浅红晕——Giotto走到了同伴床边轻轻放下糖果,还有些不放心的摸了摸科扎特的额头。 

    体温倒是没有异常。Giotto松了口气,正打算抽回手,低下头却看到本该睡着的人不知何时睁开了眼正定定的看着他。

    “...Giotto?”科扎特带着些疑惑的开口,伸手握住挚友的手腕,他本是想询问Giotto站在他床边做什么,然而随着动作,科扎特很快注意到了其他的事:“咦。”

    “你——”他踌躇了片刻,拉着Giotto的手凑到鼻尖嗅了嗅,随即先前Giotto所见过的那种醉态又回到了他的脸上:“好香...?”

    “......啊?——?!”只来得及挤出一声诧异单音,Giotto紧接被手腕上突然加剧的力道一把扯到床上,罪魁祸首则分开腿跪坐在他的腰上,脸色一派与事态不符的茫然神色。

    “好香...嘿,我闻过你。”科扎特俯下身埋进挚友肩窝轻嗅并伴以舔吮,全然不顾身下人的震惊:“蓝宝的药水里有你的味道,我真笨,Giotto,我当时怎么没想起来呢?”

    “那种香香的,清爽到像风的味道,当然只有你才有啊。”

    随着渐低轻喃,科扎特低头以唇瓣蹭了蹭好友唇角,然后极尽缱绻又笨拙的吻下,舌尖扫过友人齿列,再被对方下意识追来的舌叶绞紧吮咬。

     少年们肢体交缠着陷入床铺,唇齿交缠间的啧啧水响将只有两人的空间悉数染尽旖旎气氛。在相互呼吸中交织攀升的热度里,Giotto一边扯下身上人松松垮垮的长袍,一边迷糊的在心里订正好友的话。

    蓝宝的那款魔药,分明是属于科扎特的气味啊。

3.

    第二天早晨,金发的级长带着困意挣扎坐起身。呆呆坐在床上愣神许久后,Giotto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他摸了摸身边冰凉的被窝,又看了看赤裸上身的表肤上那些青紫的吻痕与牙印,终于意识到自己刚晋级为恋人的挚友在初夜第二日的清晨跑得不见踪影的事实。 

    ——科扎特呢?

    Giotto迷茫的扒拉了一下刘海,最终还是决定先穿好衣服去大厅找找看,他掀开被子站起来,捡起椅背上明显是被人收拾过的衬衣长袍一一套上。

    而此刻,距离Giotto推开大厅门、看到整个餐厅挂满自己放大的照片并在下个瞬间被科扎特当着全校用餐师生求婚,仅剩半个小时。

                                                                                                            END

正确的口味是爱恋对象本身的味道,以及科扎特显然,还没过药效期23333333333

评论(8)
热度(19)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