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接龙文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闲得无聊,群里商量着来了一次接龙,虽然前面有点磕磕绊绊但好歹大家都是一个画风,然而……

Giotto:
今天彭格列初代感觉自己有点儿抑郁。
原因很简单,因为西蒙初代难得的没有提前和Giotto说,就自己离开意大利,旅游去了。
哦不,什么都没说也不太准确,科札特有好好的将信送到彭格列来,但因为收到信的那个人是蓝宝,所以信最后也未能按时送到Giotto的手里。
原本一贯懒散的蓝宝是准备把信好好的交给自家Primo的,但是中途出了点儿小意外,比如因为昨天干了坏事而在今天被怒火冲天的彭格列岚守追着满彭格列乱窜,再比如好不容易摆脱了岚守又被某个神出鬼没的幻术师抓住强制当了他的小白鼠,总算是逃了出来又听兼职了神父的晴守念叨了一下午的圣经,等蓝宝筋疲力尽的敲开自家Primo的房门强撑着一口气将信递上去的时候,却看到原本因收到西蒙初代来信而非常兴高采烈的金发青年,在看到信的内容后迅速的掏出了怀表确认了什么,然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顿时吓得就逃了出去的蓝宝也不敢问那封信里究竟写了什么。
桌子上正摊着那一封信,Giotto支着下巴,望着那精美的信纸上被用漂亮的意大利花体字印刻下的字母,然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蓝宝能够再早一点将信送到的话,就一定赶得上了。

(身负开场重任的Giotto丝毫没有辜负众人希望给出了一段精彩的开头,短暂构思后的段子里有梗有剧情有悬念!不愧是本群唯一写长篇连载文的太太x而接着他往下写的也是本次接龙里唯一的非人类法路歌先生!)

法路歌:
蓝宝的失误让Giotto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苦恼地揉揉太阳穴发出悲叹。毕竟这封信可是——科扎特邀请自己一同去南方小岛度假发来的啊。
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在码头集合,现在已经将近五点半了。十分钟之后还有一个会议进行,如果早一点送到的话,Giotto现在已经在游轮上享受美好的假期了。
Giotto一副苦大深仇地咬着笔杆,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完全没有意识到笔的哀鸣声。让一旁的蓝宝甚至开始怀疑,这力度他是不是想要把笔吃下去。
突然,Giotto停止了现在的动作。转头看向蓝宝露出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至少蓝宝是这么认为的。只见他的嘴一张一合吐出清晰词句。
“蓝宝,你去跟其他守护者传达会议取消。我想到了一些有趣的的事情。”

(也是很具有个人风格的一段文字呢,乖乖的顺着世界线往下写了!不过……嗯?嗯嗯??蓝宝你不是吓得跑出去了吗??怎么又偷偷溜回来了喂!这…被压榨可就不能怪G爷了┑( ̄Д  ̄)┍咳嗯来让我们灭掉蜡烛!接着看下一个——十年后的七彩(划掉)言纲!)

玛丽言:
本来因为做错事情有些想入非非,试图想出方法赶紧走人,但他正准备抬头说话的时候就瞅见Giotto用一种毛骨悚然的笑看着自己,蓝宝觉得听完眼前这个人的话,应该在眼里温和的首领,此时异常的腹黑。
“pri……primo,你想到了什么?”有些缩瑟的站在Giotto面前说道,这样黑的首领貌似第一次见到,我是不是该呼叫一下G。蓝宝有些忐忑不安的往后退几步以示自己想尽早离开。
可是坐在椅子上的Giotto并没有因为约定时间即将到达而显露出一丝慌乱,反而安详的迎上蓝宝有些害怕的目光。直接点燃了火焰飞上高空,发际燃烧着熊熊的死气之炎。
Giotto发现自己对今天下午在花园和下午茶的决定有些欣慰,不然不会那么简单就可以离开总部。或者说是逃离那群随时紧盯自己的守护者,虽然对蓝宝有些歉意,但为了赶时间他只能这么做。
“抱歉啦!蓝宝,我一个人去的话还是能赶上时间的,接下来都交给你了!”
语闭,Giotto就直接消失在了彭格列总部的上空,留下了还没有缓过神来一脸懵逼的蓝宝。
“QAQ,等等!primo!我要怎么跟他们解释啊!”虽然企图挽回局面但是望着已经远去的自家首领,耷拉着脑袋有些丧气的望总部内宅挪步。

(玛丽言乖巧的沿着梗往下写。就说蓝宝你偷溜回来要倒霉嘛╮( •́ω•̀ )╭好吧G爷是彻底破罐子破摔的逃家私奔xx再心疼1s即将面对岚守怒火的可怜蓝宝宝。还好下一棒是同样乖巧可爱正经顺着世界线往下写的纲吉,想必蓝宝不会太惨就是了…)

小纲吉:
不得不说蓝宝之前的表情是一样的生动啊,现在对方应该已经回去了,风吹乱金发,依靠火焰飞翔在空中的感觉确实十分快捷,视线落在下方似乎有注意到空中的普通人顿时又飞高了些距离,尽量不惊动他人的情况下进行高速移动
giotto落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小巷里,一边向与友人约定好的地点快速走去一边低头看着怀表上的时间,上面显示快要迟到了
终于在最后一秒成功踏入约定的地点,果然
科扎特已经在这里,手里端着杯红茶,应该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抱歉,我来晚了,科扎特”
我有些歉意的说着,在挚友对面坐下
“没关系,反正我也是刚到,看起来你应该是被家里那些人缠住了吧?”
疑问的句子被好友说的有几分肯定,科扎特倒了杯红茶递到giotto面前
“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如何?空中飞人先生”
giotto愣了下还是笑着的将茶接过来喝了口说着
“你还真是敏锐啊,我还以为没人会注意到”
“哈哈,毕竟天上有人在飞可是件少见的事”
科扎特脸上笑得有些愉快
“如果我没记错科扎特你应该也能做到吧”
听了giotto的话科扎特眨了眨六芒星的红眸

(哇刚说私奔G爷果然是私奔来了啊!不过看在气氛这么好的份上也就不说什么了xx乖巧的小纲吉十分给力的将剧情推进了长长一段!接下来再看艾琳娜小姐的表演!(划掉))

艾琳娜:
“我确实可以做到——但是被称之为天空的还是只有你而已啊。”
科扎特将手中的茶杯放回托盘之中发出清脆声响,手肘支于茶几之上托腮看着面前的金发友人。而对面有着灿金色发丝的青年略微一愣,随后垂下眸子笑了起来。
“你啊——还是这个样子……”
但话说到一半他便被迫停了下来,手腕被温暖手掌握住下拉,使得手中的茶杯因为受力的突然变化抖了三抖,内里的红茶泛起波澜溅出几滴落在Giotto深色的西装裤上消失不见,然而他甚至没有精力去管这个——科扎特将身子探过来越过茶几,而后直接吻上了他的唇。“……!”反应过来的瞬间Giotto抬起空闲的那只手摁住对方的肩膀将人推离。“你干什么——”
“嘿。”而顺从的坐回原位的红发青年则并不言语,只是眯起眼睛对他微笑着,好像刚刚公然袭击了对方的那个人并不是他一般。
与人四芒星的眸子对看了一会,Giotto就彻底的没了脾气,叹口气把手中的茶杯放回茶几,抽出一旁的面巾纸稍微擦拭了一下裤子上湿掉的部分。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不愧是群里的大手二号,通过吻戏直接将剧情带上了高潮呢o(*////▽////*)q这段接文完全可以在艾琳娜小姐这里结束的说,实际上在这里结束的话想必一定会是个非常正常且温馨的故事…然而……让我们将目光看向下一棒的六道骸先生……果真不愧是雾呢。)

六道骸:
“好--卡!大家辛苦了!”
听到坐在场边的导演谢匹菈这一声后,原本就坐得随意的两人更是接近躺下地脱力得摊倒在沙发上。对于Giotto和Cozart两人这样的表现,已经拍摄了一整天的工作人员们自然都相当地投以理解的微笑。
一边上的谢匹菈仍然和迦卡菲斯在确认着摄影机所拍摄到的画面,好确定是否有需要补拍的部份,另一边早已结束自己戏份的Gatling代替助理将两瓶水递给终于下场的两人,“最后那句台词发挥的不错。虽然是临场发挥,但应该会被导演留下来吧。”

(是的……这才是我不断强调之前各位乖巧的顺着世界线写的原因——不对吧!哪里都不对吧!这已经完全变成了别的世界了啊!what 为什么突然堂堂黑手党就跑去拍电影啦!还是该说为什么就突然跳到了荧屏的外面???骸君的脑洞里是装着一个白兰吗,这车速太快了作为下一棒的我很害怕啊!!)

科扎特:
“谢了,G。”相较于累到完全不想动弹的Cozart,Giotto即使也很有躺平不干的心思却还是费力撑着沉重身躯挣扎坐起来接过水:“但愿吧…不过我现在真的没力气想这些了。”
Gatling耸耸肩,习惯性叮嘱两句后便转过去继续去帮忙进行后续的整理工作,留下两个软成一滩的两人继续挺尸在原地。
忍耐着肌肉的酸痛,Giotto先是举起矿泉水瓶凑到嘴边自己喝了两口,缓解喉道几近疼痛的干涩。然后他又抿了口水,伸手摇摇躺在自己身边的Cozart。
红发青年闭着眼,眉头稍蹙,在受到打扰后那点皱起便越发明显。哑嗓嘀咕了一句什么,青年偏过头似是想要缓解从额前发间缓缓躺下的汗珠所带来的瘙痒。
Giotto见状无奈摇了摇头。恋人偶尔的任性在公众场合并不常见,眼下几乎能被称为的撒娇行为几乎可以肯定其仅仅来源于疲惫后的本能。
但不补充水分可不行啊。抬手为青年拭去汗珠,Giotto含着口腔中的水分,眉眼微弯染上些温柔笑意,指腹贴着被浸染后的濡湿肌肤下滑,直至抵达下颌附近,近似抚摸的动作才变了意味,轻柔而不失强硬的扶住恋人的脸庞。
然后他俯身,将两人间本就不远的距离彻底消弭。直到唇瓣相贴,舌尖不断启开齿关,Giotto将水瓶中的水分借由吻的方式哺给恋人。
中途Cozart倒也有睁眼,但他向来也是个享乐主义,因而瞥眸瞅了Giotto一眼便默许了对方实则占便宜的温柔举动,甚至伸了胳膊掌心摁在金发恋人的颈后隐隐施力下压着吞咽索吻。
单纯喂食的举动在恋人的互动间不断升温变味,阖眸靠在一块,年轻的恋人们专注于由触碰所传递的彼此的体温,以借此缓解疲倦心身,而不留神的忽略了身处环境。
……只是别人可没忘。
随着啪啪两声击打声响,恋人们吃痛捂着脑袋猛地往后一弹分开。在他们身后,已经结束整理任务却又不放心回头再来看他们,结果毫无预兆被糊上满脸狗粮的Gatling阴郁着脸,手里还抓着作为凶器的纸扇。
面面相觑片刻,Giotto和Cozart老老实实的被Gatling一手一个提溜走。
在短暂分别之前,恋人们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眼神温柔,唇畔挂着相似的缱绻笑意,言行举止中所表达的含义无非只有那相同的三个字。
「我爱你」。
戏份他们结束了长久而短暂的陪伴,从此天各一方。
——而现实中,真正属于Giotto与Cozart那相伴一生的故事,才正刚刚上演。

(虽然咆哮了很长一通但是我得说这个演员梗我写的相当爽,惨痛抹脸。只是在我收到第一棒亲亲挚友的段子后我就意识到这车翻进山沟了……没关系不就是翻车!我写的爽就好!By全体参与人员的哀叹x)

End

评论(2)
热度(13)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