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就...一个想看嘉九哭的脑洞【。】

——

    数不清是第多少次的狭路相逢,格瑞拎着烈斩,极其平静淡定的又一次拒绝了嘉德罗斯的表白。

    拒绝或者被拒绝的人对这每周至少要上演一次的流程都早已习惯甚至开始麻木。被秒拒的嘉德罗斯同样冷静的哦了一声,把神通棍从肩头甩下。

    “那我们来打一架。”他飞快地说。

    “我拒绝。”格瑞比他更快地答。

    架自然是没打成。格瑞扭头就走,嘉德罗斯也没拦着。这倒让前者有些奇怪了,毕竟那个胡搅蛮缠的第一从来都不是会善罢甘休的角色。

    不过格瑞也懒得追究,毕竟对他来说嘉德罗斯越少来找他对两人就越好。但他到底是存了点在意在心里,隐隐约约的很不明显,一会不去想这点在意也就这样结束了。只是老天仿佛非得让他们两个凑一块似得,格瑞兜兜转转在地图里绕了一圈,到头来竟还是径直撞上了嘉德罗斯小组临时的大本营。

    两个跟班的不在,格瑞就见着金发的小孩坐火堆对面垂着脑袋不知道在干啥,甚至都没发现格瑞的存在。当然没发现是皆大欢喜,嘉德罗斯干啥也都跟他没关系,大赛第二这么对自己说,然后正要第二次扭头就走。

    正常剧本本该是这样,可格瑞突然听到一声吸着鼻子的啜泣。

    他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只能沉默且惊悚的注视着嘉德罗斯抬手抹了抹眼睛,下一秒哭的更大声。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格瑞想。

    这下想走也没法走,格瑞不觉得是自己惹哭了嘉德罗斯,毕竟这孩子被拒绝那么多次的表现都在那摆着。可一时半会格瑞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让嘉德罗斯哭的像个真正的九岁孩童。

    ——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嘉德罗斯为之落泪?

    就这片刻出神的时间,格瑞视线里的嘉德罗斯突然抬起头,目光极其有目标性的精准投在他身上。没了视角阻碍格瑞总算看清楚,嘉德罗斯是真的在哭,还哭的挺伤心。

    大赛第一的脸颊上还挂着泪水,刘海都被打湿了一缕一缕全黏在脸上,眼睛就这么湿漉漉水汪汪看着格瑞,别提多可怜。但隔着火堆格瑞还是感觉小孩看着自己的眼睛仿佛一下就亮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火光印在了金色眼睛里的错觉。

    紧接着格瑞就听到嘉德罗斯中气十足特别大声的喊他,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和哽咽惊喜问他来做什么。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格瑞只好站在原地,无视掉小孩“你是不是想通了来找我打架”的嚷嚷,干巴巴地问他。

    “你在做什么。”

    “啊?”他听到嘉德罗斯又吸了吸鼻子,抬手揉揉眼睛,泪水便又一次唰的淌下糊了满脸:“哦,雷德说给喜欢的人亲手做饭能促进感情,我就试试。不过这个渣渣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一碰到它就老哭?!”

    顿了顿,金发的小孩儿又开始别别扭扭颠来倒去的解释不是他爱哭而是那玩意真的很邪门,一边说还怕格瑞不信似得一边使劲撑直了胳膊给他看自己手里的东西。格瑞低眸一扫,好嘛,老大一个剥到半途的洋葱。

    格瑞又气却又想笑,到头来却只能叹了口气,算是彻底对嘉德罗斯没辙。认输,他这样想着,冲金发的小孩招招手,在人莫名其妙的凑过来后低头细致抹去了对方脸上的泪痕。

“以后你别弄这些了,”格瑞平板开口,他这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对嘉德罗斯表现出拒绝,自然也是头一次看清对方好看的眼睛里一闪而逝的难过和随后强装无所谓时倔强抿紧的嘴角。格瑞又叹了口气,俯下身唇擦过嘉德罗斯湿润的睫羽,落在被他自己揉到发烫的眼角。做完这些,他直起身看着明显楞在原地发怔的大赛第一,口吻一如既往的平淡,仿佛只是在说我解决了一个十级的小怪一般:“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fin。

评论(18)
热度(137)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