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流萤

主居KHRorPM,墙头向爬坑飞快,关注请谨慎…
每日三省吾身,科扎特和Giotto怎么还没结婚?

malfeasant

吃饭路上想到个哨向梗,CP雷安/瑞嘉。 OOC破天请慎入..._(:зゝ∠)_
哨向设定完全走我流,请不要深究…易感期类似于发情,哨兵在这个时间段会更具攻击性。

设定:
1.雷安是哨兵x哨兵,瑞嘉是向导x哨兵。

2.雷安在哨兵训练营的时候就认识了,互怼着一起度过了从少年到青年的时期,即使现在关系晋级成恋人也没见相处模式有多大改变。

3.格瑞是塔里最强向导。对外宣称因伤无法结合,实际是塔里保留给嘉德罗斯的向导。

4.嘉德罗斯是人造最强哨兵,已经觉醒但肉体还没有结合的能力,格瑞在等他长大。

5.哨兵长时间没有向导安抚会逐渐陷入精神力暴动,越没有向导暴动就越频繁,直到彻底崩溃暴走,被杀死或者力竭而死。

6.哨兵在一起会互相影响,加速崩溃的过程。

7.已结合的向导无法安抚或者临时标记其他哨兵。

8.安迷修或者雷狮在精神暴动时会来找格瑞帮忙做临时标记,但随嘉德罗斯逐渐长大和他们暴动的越来越频繁,情况变得很糟糕。

*

被安迷修踹开宿舍大门时,格瑞正在给嘉德罗斯做精神梳理。

不是没感觉到有人接近,只是认出安迷修的格瑞理所当然认为对方不会乱来,也就没多在意的继续手里活计。
实际却非他所想。

感知里的安迷修来到了门前,格瑞清嗓准备让他进来,哪知下个瞬间乍起的砰然巨响惊的他一抖,精神触手差点失控扯碎嘉德罗斯的精神图层。

谢天谢地是差点。要知道金发的小屁孩最近正在中二期,坚信“爱他就要毫无保留”,面对格瑞时常常连个屏障也不开。要是刚刚格瑞一个没刹住手,恐怕隔天凹凸塔就得传出「向导惨杀哨兵为情还是为仇」的报道。

顾不得疼的抱脑袋满地滚的小孩——格瑞清楚那点伤害最多也就给他疼会,何况正好让他长个记性——他愠怒皱眉看向安迷修,却在看清对方浑身斑斑血迹及挂满汗水的痛苦脸色后猛地站起。

“你到了易感期,身上还有雷狮的味道——他也在易感期?好极了,两个哨兵互相撕咬造成的精神力暴动。”格瑞自安迷修身上的痕迹与气味迅速推断出发生了什么,他快步绕过地上还在滚的金灿灿一团,毫不避退伸手扣住安迷修的肩膀。强大的精神力霎时倾巢而出,压迫着混乱中的粽发哨兵一阵颤抖,由本能组成的薄弱屏障在格瑞刻意的入侵下溃不成军,又在向导轻柔安抚下逐渐平复。但仅如此还远远不够,格瑞当机立断:“我需要给你做个临时标记。”

安迷修看起来浑浑噩噩的,翠色的眼睛里一片浑浊,看不出同意还是拒绝。格瑞干脆无视他的个人意见,试探着靠近,指尖搭在哨兵颈侧以自己的精神力和信息素轻缓包裹住他。

当嘉德罗斯从满脑子的胀痛里回过神来准备找格瑞算账时,抬头看到的正是自己(预定)的向导和另一个神色可疑的褐发哨兵亲密相贴的场景。

“………………”

*

格瑞抱着嘉德罗斯,后者抱紧他死瞪着安迷修,扒紧格瑞恨不得用尽全身去宣告所有权。格瑞则随手揉揉他的哨兵任由对方任性,注视着嘉德罗斯的眼里闪过一瞬的庆幸与柔软,在安迷修看过来时又飞快消失不见。

紫眸对上翠瞳。格瑞向来不擅长委婉说法,斟酌片刻索性开门见山的直言道。

“去找个向导吧,”格瑞说:“再这样下去,你会死。”

安迷修维持着与格瑞对视的姿势纹丝不动,只是就连嘉德罗斯也察觉到,那双好看的眼睛在格瑞开口的一瞬间就暗淡了下来。

格瑞却仿若未觉,继续往下说着该说的话:“你应该知道S级的哨兵暴走有多危险,更何况是两个S级。”

“你们会毁掉整个塔。”他最后总结。

格瑞说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室内都再没有其他声音,嘉德罗斯早就放下最初那点恼怒,开始认真打量他。

安迷修看起就像樽木偶,许久后才眨了眨眼,疲惫扯开一个笑——这下倒和格瑞认识的骑士很像了,就如同每次雷狮给他往死里捣乱后他生无可恋的笑容。

“我和雷狮之间,迟早有一个人会被暴走的对方杀死,是吗?”他微笑着平静发问,但并不像在对格瑞或者嘉德罗斯,甚至不像在和任何一个世间存在对话,即使没人回答也固执的继续问下去:“我错了吗?”

“我不弃本心,忠于所爱。只是和世界的选择不同,所以这错了吗?”

素来温柔的褐发哨兵在不断地询问间逐渐咬紧唇,漫出细微锈味,看起来在努力忍着什么,可最终他连声音的颤抖都压抑不住。

“——去他妈的世界。”

格瑞感觉到嘉德罗斯握住了他的手,小孩掌心一反常态的微凉,显得汗津津的。格瑞在心底叹口气,不动声色的反捏回去,低声附和。

“……是啊。”

去他妈的世界。

——

就一个脑洞,没了(。

评论(8)
热度(63)

© 林间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